家长眼中的“特殊”

1503287819330823.jpg

 

到底是怎样的孩子才会被家长冠以“问题”二字?


小英确实与其他的孩子有所不同,因为小时候被诊断为癫痫,所以多年来一直靠吃药控制病情,西药的副作用很大加上激素对神经的刺激,已经严重影响了孩子的身体发育和语言机能,再加上父母一直把他当成“问题”孩子来看待,使得这个14岁的男孩儿从生理上和心理上都出现了问题,家长越是“特殊”对待,孩子就愈发变得与常人不同。

 

初次见他的时候,异常胆小,甚至不敢直视身边的任何一个人,交流时也不说话,偶尔动动嘴巴,因为他说不成一个完整的句子,声音更是小到只看得见嘴型。他抵触外界的一切人和事物,用一层厚厚的盔甲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从妈妈和小姨的口中得知,他非常非常的自卑,从不跟人交流,做任何事情都要偷偷摸摸着来,即使在家里吃东西也会藏起来吃,生怕自己任何一个小小的举动会带来身边的人的不满或怪罪,走路也是勾着背低着头,不敢用眼睛看。

 

经过一节课的了解后,我觉得他是长期生活在一个自闭的环境里,加上身边的人都觉得他是个特殊的“问题”孩子,导致他切断了与外界语言上的一切交流,把自己死死的封闭起来。

 

我们上课的时候用心理疏通的方法跟他聊天,用喊叫的方式让他释放自己,一遍一遍重复上课的内容,并且告诉他在这里上课我们都是朋友,肯定他的任何一个表现和进步,像看待正常的孩子一样跟他讲道理。老师们一遍一遍的尝试,一遍一遍的和他互动,不要求他能在两个黄鹂学会多少知识,开口说多少话,只希望这个孩子来到两个黄鹂学习可以放下心理的戒备,打开封闭的心灵,把我们当成朋友。几节课下来,奎英已经从一个常人眼中的“问题”孩子变得与之前不一样了,他慢慢开始回应我们,也能三言两语的与大家交流,我们也可以很清楚地听见他说了什么,如此之大的变化是妈妈和小姨所没想到的,看着孩子一点一点的变化,妈妈和小姨对奎英以后的路又充满了信心。每天下课,妈妈和小姨都会和我们沟通很长时间,拿上纸和笔很认真地记下我们说的每一句话,问无数件孩子生活上的小事要如何解决,心理上要如何疏通等问题。家长是如此的信任我们,每天来到两个黄鹂上课都充满了希望,在日复一日的康复道路上,也许已经疲惫,是两个黄鹂的教育模式和老师的耐心辅导给予他们希望,临走的时候他们依依不舍,说无数对我们感谢的话语,以后有机会还会再来北京,把两个黄鹂当成在北京的第二个家。以后的路还很长,我们真心的祝福这个孩子会越来越好!

 

迄今为止,两个黄鹂接受过很多不一样的孩子,语言发育迟缓、口吃、吐字不清、唐氏综合症、癫痫......每个孩子刚来的时候状态几乎都是一样的,焦虑、胆小、急躁、不与人交流,但是接触下来,他们并不是真正的“问题”儿童,也不是常人眼中的“特殊”,而是家长没有找到适合他们的交流方式,只要我们足够用心,一定可以还孩子一个健康美好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