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天治好了一个孩子的口吃

小森,15岁,一个来自广州的初中刚刚毕业的大男孩,瘦高的个子,脸上总是挂着浅浅的微笑,这是初来到两个黄鹂老师们对他的印象。闲聊几句得知,这次是他独自北上,第一次一个人从羊城广州,来到北方。我心中暗想:这是一个有着很强的独立能力的孩子。在简单的交谈过程中,他显露出了口吃的毛病。如“我…我…一个人来…来到北京的……”根据对他的全面了解,我们为他制定了训练方案。

我们进行的第一节口吃课程内容是语言节奏的训练和胆量的训练。当时正是园区内上班高峰期,我站在距离大门口两米处的圆形柱上,大声的朗诵《沁园春﹒长沙》并让他跟读,起初他怯怯的看着我,小声的嘟囔几句,又极难为情的看着过往的人。

我发现他的独立能力很强,但是心态没有放松下来,太在意别人的关注,扭扭捏捏。我跟他讲:“别难为情,这没什么,我几乎每天都带学生来这里练声、练胆量,园区里上班的人早已经习以为常,不足为奇了。我伸手示意他让也站到石柱上来,他缓缓的抬脚登上石柱。对我们来说虽然这只是微不足道的轻轻抬脚,但对于他来说,勇敢的迈出了第一步,战胜了藏在心中的胆小鬼,小伙子豁出去的气势显露在还稚嫩的脸庞上。

一个好的开始,让我对这个孩子能够快速的矫正口吃有了很大的信心。前几节我们进行胆量的练习,模仿的练习,小森的整个状态都极佳。课余时间还会开些小玩笑:第一次来北京,我的同学知道了,都告诉我回去的时候要带点北京特产回来,带一点北京特有的PM2.5的空气回来。”

我乘胜追击,又设置了配音课程、朗诵课程、即兴讲述课程、采访课程、地铁演讲课程…… 让他找到正确的语言节奏,整个人的状态都放轻松。在这些课程内容的学习上,他掌握了要领,也极大的增强的他的自信心。初期时的弯着背,曲着腿也渐渐的变得笔直起来。同时在多日的接触中,我也了解到一些小森和他父亲的事情,他的父亲是个极其严厉的人,大事小事他父亲都要一一过问,小森的书信、手机短信内容都要一一查看,哪一个题目做不对,不管到深夜几点钟,必须做完做正确才可以睡觉。回家进房间脱下的鞋子一定要按照父亲规定的方向位置放好,否则就会被父亲批评一通,等等…… 导致小森一见到父亲就惧怕。每次听到父亲喊他,他的心里就会打哆嗦。这些内容后对我来说无疑是个非常好的线索,父亲的严厉管教应该是导致他口吃的一个原因。在接下来的课程内容中开始对他进行心理上的疏导,心理疏导在口吃矫正中是很必要的一课,但一定要在了解了他的心理困惑和恐慌之后进行,对症下药。通过几次的心理疏导令他以更加轻松的状态来面对学习生活和他的父亲。可见,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家长的教育方式是需要我们深思的。

较为有难度的课程内容是在后期,我们进行签订赢取助学资金的合同内容,签订合同的第一天课程,顺利的进行下去是有难度的,他对待我给他安排的内容,就是一句两句话来应付,即便是一两句话也说的满头大汉,紧张的不得了,唯恐自己的说的话中有重复现象。课后更是沉默的一句话也没有,而且脸上惯有的浅浅微笑也不见了,平日上课的时的兴致也消失了。我告诉他,如果选择沉默,那么结果一定是你那一方输掉,一定要尽可能的比平时说的话还要多才可以,否则卫星收录不到你的语音波,你就彻底输了。没想到这件事情将他的好胜心理完全的展现出来,小森豁出去的气势再次显露在稚嫩的脸庞上。看到了他这样的状态后,我想这一次口吃矫正离成功肯定不远了,我暗暗自喜。在比赛这一项课程内容上,他强大的意志力助了他一臂之力,而且是很强壮有力的一臂,与他瘦高的身形不成正比的一臂。一切的教学活动都应该是在比赛中进行的,一个人的内心到底有多强大,在比赛中被无限挖掘。

羊城的四季都开着鲜花,忧郁的小森回到广州变得越来越阳光了。小森一直与我们保持着联系。现在他刚刚军训完,正在准备着上高中,他说:“对高中的学习充满期待,同时有一点恐慌,他不知道将面临的是什么,不过他现在的语言状态比较不错,他的爸爸对待他的态度也有所改变。”我想,这样一个孩子,他的将来定会是光明的,因为他学会了如何处理生活中出现的暗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