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名校新闻学教授辞职创业要颠覆“中国式假作文”

 

2.jpg

两个黄鹂创始人肖弦弈

他曾是中国传媒大学国际传播学院和新闻学院副教授,他的教育背景跟新闻学和传播学有关,他在中央级媒体里有多年记者的经验,他的学生遍布中国顶尖新闻媒体,他深知“真实写作”的规律。他痛恨沿袭多年的“中国式的假作文”现象,他说:“我要颠覆它。”他就是两个黄鹂的创始人肖弦弈博士,他创立“关键期口才”课程一鸣惊人,影响了中国200多万3-15岁青少儿,现在他又向中国语文教育的短板“假作文”发起挑战。

从2009年至今,两个黄鹂已经创业八年。当两个黄鹂少儿口语表达产品体系建立起来之后,我们又把目标瞄准了另一个领域:文字表达。“文字表达”在中小学的课程体系里叫“作文”。这个体系已经很成熟了,社会培训机构里也有很多类似的产品。那么,两个黄鹂为什么还要做这块课程呢?

我们有哪些创新之处?

这些创新对于培养孩子的“文字表达能力”有什么帮助?

说到“作文”创新,我不禁想起了中国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说的“假语文”现象。2015年10月,我参加了在国家图书馆召开的一个论坛。在会上,王旭明社长指出,孩子们在作文的时候“说假话”、“装”、“做作”,不说真话,不诉真情,导致“假作文”盛行。我感觉,不仅现在的孩子这样,我们小时候也都是这样。记得我小时候,老师布置一个作文题:“上学路上”。班上大部分同学都写在路上捡到钱交给警察叔叔,或者扶盲人过马路。可是,明明我们在农村,没有警察叔叔,也很难见到盲人,马路很窄,没有红绿灯,闭着眼睛也能过。我觉得不应该写农村不会发生的事情,于是就写帮助农民伯伯赶走偷吃庄稼的牛,尽管我从来没有赶过。大家为什么这样写?因为很多作文范文就是这样写的,老师也没有说这样写不好。就这样,一代一代地捡钱,一代一代地扶盲人过马路,一代代地帮农民伯伯赶牛,直到今天。

3.jpg

中学和大学的情况也并不乐观。在中学时期,我是一个文学爱好者,我喜欢写小说,小说属于文学创作,是需要“虚构”和“想象”的。那时候我并没有意识到“真实”与“想象” 的界限。这使得我在华中科技大学学新闻学、刚开始学写新闻的时候,就经常在新闻里来点“虚构”。有一次交作业,老师给我很低的分数,原因就是“有虚构”。老师说,新闻来不得半点虚构,一定要把真实的内容和虚构的内容区分开。从那时候起,我第一次认真意识到写作中“真实”与“虚构”之间的界限。

大学毕业之后,我在媒体上从事新闻工作多年,又在中国传媒大学的讲台上教新闻采写多年,一直在跟“真实”打交道,逐渐摸索到了“真实作文”的规律,也感觉到“真实作文”要“真实”很不容易。我赞成王旭明社长不要“假作文”的观点,但也不建议中小学生只写“真实作文”。发挥想象力,写点虚构的文学作品也没什么不好。但是,一定要让孩子知道如何区分“真实”和“虚构”,不能两者“傻傻分不清楚”,长大以后也游走在“真实”与“虚构”之间而不知其害。

要探究“真实”作文,先要搞清楚“假作文”的根源在哪里。我认为,主要有两个:一是传统的作文教学把“真实作文”和“虚构作文”混为一体。孩子们在学习的时候就没搞清楚什么是“真实作文”,什么是“虚构作文”,自然在写作练习时也无法区分两者;二是老师和学生都没有认真考虑过,也就不懂得“真实作文”和“虚构作文”的写作规律分别是什么。

说了这么多,我估计大家应该明白两个黄鹂为什么要研发“新作文”了。两个黄鹂对传统作文的创新就在于把“真实作文”和“虚构作文”区分开,并分别探讨二者之间的规律。“真实作文”就是我们手上的这个产品——《我是小记者》。“虚构作文”是两个黄鹂研发的另外一个产品——《我是小作家》。

6.jpg

《我是小记者》系列教材

在这里,我重点说说《我是小记者》。开发《我是小记者》这个课程的用意并不是真的要从小学生里培养出媒体工作的记者来,而是让他们掌握“真实作文”的方法,初步具备一点新闻素养。

“真实作文”的基本过程是:

从现实中发现素材,然后按照一套价值标准选择事实,最后形成一篇主题集中的作文。怎样从现实中发现素材?第一,依靠感觉;第二,依靠访谈;第三,依靠实验和考察;第四,依靠阅读;第五,依靠自己的内心活动。

“真实作文”的本质是“选择”。

这么多的原始素材,怎样选择?任何选择背后都有一个标准:喜欢、感动、可爱、热爱、尊敬、敬佩等等。这就要求学生必须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知道如何从生活中吸取养料,系统地组织自己的思维;知道如何科学地观察自己、他人和整个社会;也知道如何理性、有条理地去提问、去怀疑,去独立探索答案。

“真实作文”的最终目的要落在“表达”上,包括口头表达和书面表达。

只有充分训练这两者,孩子才会明白口头语和书面语的区别,才会克服传统作文训练养成的只能写、不会说的毛病。此外,孩子还要明白,表达不仅仅是“说说而已”,而是要分得清楚事实本身和人们(包括自己)的意见和态度,要学会有重点、有目的地去表达。

正是基于这样的思考,我们研发出了“我是小记者”系列教材。这套教材使用案例教学法,每堂课都会带领学生去发现一件新鲜事物并找出合适的报道角度;每堂课都提供独立的采访方法和写作方法,教学生如何通过观察、提问和查资料去获取信息,然后再用口头和笔头两种方式报道出来。可以说,它通过系统科学的课堂教学和丰富活泼的课外实践,能够让学生系统掌握发现新闻、搜集信息(采访)和表达写作的能力。

8.jpg

两个黄鹂研究院院长汤向阳

有必要介绍一下这套教材的合著者,她叫汤向阳,是两个黄鹂研究院院长,也是我在中国传媒大学执教的学生,我叫她小汤。2005年,她在中国传媒大学就读国际新闻专业,凤凰卫视著名主持人陈鲁豫、陈晓楠是她的直系师姐;央视驻白宫首席记者王冠是她的同班同学,我是小汤的传播学老师。上第一堂课,她就令我印象深刻:她毛遂自荐要当我的课代表,而且给出了我必须接受的理由——她说,她是班上的学习委员,班上所有老师和同学之间的协调都是她在做,可以说是“熟人熟脸好办事”;再加上她成绩优秀,一直都是班上的前两名,由她担任传播学课代表,同学们也会服气。这番话让我发现,小汤是一个少见的敢说、能说的学生。而且她还说到做到:当年的传播学课堂,因为她的协调,课堂效果很好,可以说是师生尽欢;期末考试,虽然我很严格,甚至因为她是我的课代表而故意更加苛刻,但是她的传播学仍然拿到了最高分。当年,她也是班上的总成绩第一名,拿到了学校的一等奖学金。那时候我就确信:小汤一定会成为一名出色的媒体工作者。

她的职业发展证实了我的判断。大学毕业后,小汤保送本校研究生;硕士毕业之后,她进入中国排名前三的财经媒体——《经济观察报》工作,先做了一年的英文编辑。2011年,小汤参与了挪威外交部下属的国际交换项目——FK国际交换项目,受环保部和《经济观察报》的共同派遣,前往泰国《曼谷邮报》(Bangkok Post)做了一年的交换记者。《曼谷邮报》是东南亚最古老的英文报纸,已经有70多年的历史了。小汤在《曼谷邮报》担任英文特稿记者,一年的时间发表了34篇报道;同时在《经济观察网》发表介绍泰国的文章。因为表现出色,中国驻泰大使馆邀请她去参加国庆晚宴,挪威FK国际交换项目在当年的年度报告里,给小汤做了专门的报道;还列出了一个全球人物排行榜,小汤名列第一位。

小汤回国,出版泰国工作经历散文集《遇见你,在佛的国》,同时担任《经济观察报》公司部记者,负责报道宝洁、宜家、西门子、安利等外资企业。她做的关于宜家的报道,运用数据分析、背景挖掘和多角度交叉采访的办法,第一次挖出了“宜家是中国最大的外资‘地主’”这一重大新闻,连宜家瑞典总部都被这篇报道惊动了,说它“掀开了宜家在中国的老底”。这篇报道也获得了报社的表彰。这样的报道还有很多。

后来,小汤跳槽去了美资企业——安利,担任管理层沟通支持、品牌传播主管、市场部策略沟通等工作。如果说泰国和中国的记者生涯锻炼了小汤发现新闻和搜集信息的能力,那么外企严苛的工作制度就锤炼了她多方面的写作能力。而发现新闻、搜集信息(采访)和写作报道正是一名媒体工作者必备的素质,也是《我是小记者》这套教材想要教给孩子们的核心能力。

正是因为这样的教育背景和职业经历让我感觉到,小汤是这套《我是小记者》教材作者的最佳人选。而她在不足半年之内交出的“作品”也让我确信当初的选择没有错。

愿这套教材能帮助更多的中国孩子成为一个会发现、会选择、能提问、善表达的现代人,更愿他们因为这些能力而拥有更顺畅的职场生涯和更高品质的生活阅历。毕竟,语言能力随处通用,一生相随,不仅仅限于职场。

9.jpg

两个黄鹂小记者采访著名主持人鞠萍姐姐

今日小记者,他日成精英,应该不是奢望。

10.jpg

两个黄鹂全国校区分布图


作者 | 肖弦弈 两个黄鹂创始人  

于中国北京望京留学人员创业园

2017年3月30日

两个黄鹂——关键期口才教育专家

新  语 文教育体系的倡导者

成立于2010年

全国200余家校区


— 了解我们 —

官方网站:www.2huangli.cn

官方微博:@两个黄鹂教育

咨询电话:4009-010-588

北京两个黄鹂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5月18日,总部位于中国北京望京留学人员创业园,属于中关村重点扶植高新技术企业。公司创始人肖弦弈博士曾留学德国柏林自由大学。两个黄鹂以关键期口才教育为起点,产品覆盖国学、阅读、戏剧、写作等方面,成功地建构了“新语文”教育体系。两个黄鹂新语文教育体系弥补了现行语文教育的短板,让孩子敢于当众说话,不写中国式撒谎作文。目前,两个黄鹂在校学员6万多人,全国拥有200多个校区,共培训20万人次。两个黄鹂的目标是做新语文教育的“新东方”和“学而思”,全面提升中国孩子的语文能力,增强文化自信。